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有西 > 革命,一种最坏的选择

革命,一种最坏的选择

    

大学教授为环境污染问题上访下跪

 

 

革命,一种最坏的选择
 
作者:磬无语
 
来源:<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日期:2011-10-30
 
 
 
   在穆巴拉克被审之后,笔者曾经写过《革命,是不是最坏的选择?》,没想到今天还有机会继续这一话题,这次想得出的结论是:革命的确是最坏的选择,对于那些专制的独裁者和揭竿而起的民众而言都是如此,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这种强烈的对比,应该让那些试图维持专制的统治者警醒。后一张任何人看了会觉得太血腥,太残忍,但它却在一夜之间迅速传遍全球,甚至有人为它狂欢,虽然也有痛心、晕厥甚至脑死亡者。笔者觉得照片的最大意义莫过于它向还在坚持“独裁政权”的顽固分子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革命,也许真的是最坏的选择。一名流亡在土耳其的叙利亚反对派说卡扎菲之死是“所有独裁者应该学习的一个教训:杀害自己国家民众的人终将被人民踩在脚下”。有谁曾想过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中东狂人”卡扎菲会落到如此下场。狼狈的卡扎菲被众多的“过渡委”士兵拉扯着,全无往日卡扎菲上校的威仪,“他被许多士兵抓着头发,猛击脸部,把尘土踢到他脸上,满脸是血。然后被推向卡车”。曾经他认为忠诚于他的“人民”在的黎波里广场庆祝他的死亡。网上最近传出手机视频表明,卡扎菲曾经是活着被捕的,但是很快死了。原因、过程不详……

    不可逆转的失败 

卡扎菲独裁统治四十二年的历史的确已经彻底结束,到最后还是人民创造历史,虽然独裁者执政时总是喜欢在明明不受控制的权力上套着“人民赋予”的虚伪外衣。42年前,作为“利比亚自由军官组织”领袖的卡扎菲是高喊着“自由、社会主义和统一”的口号上台的。当有人问卡扎菲如何看待自己40年的执政成就时,卡扎菲表示“我领导革命40年,不是我在执政,是人民在执政”。在谈及自己的语录《绿皮书》时,卡扎菲则认为,它是在表达一种“对消灭剥削、消灭强权、赋予人民自由而进行的尝试”。然而在卡扎菲统治时代,卡扎菲常常宣称自己是“人民的选择”,他要在利比亚实现最直接的民主,但他却将政治统治的权力无限集中,利比亚国家政治与经济发展等重大决策均掌握在卡扎菲家族及少数亲信手中,他的八个子女分别掌握军事、外交、金融、能源、电信、邮电等国家命脉以及体育事业,到最后他还打算将统治的权力转交给次子赛义夫·伊斯拉姆。多么可笑的“人民执政”和“人民民主”。

    据美国《洛杉矶时报》10月21日报道,有些利比亚的高官表示,卡扎菲在世界各地藏匿的私人资产可能超过2000亿美元。不知道卡扎菲死前是否曾后悔自己的贪婪和敛财,要是能及早明白:“独裁者聚敛的财富不过是纸上的东西,因为它的所有者最终是全体人民创造的,这种靠强盗手段得来的东西早晚要归还给他的所有者”这样一个道理,他的结局也许会完全不一样。但是,
腐败几乎是所有非洲国家领导人无法逃避的命运,即便如卡扎菲这般在位初期广受爱戴的领导人,一旦恋栈日久,放纵家人和亲信,也不免蜕变为腐败专制的独裁者。也许腐败专制问题不仅仅存在于非洲,世界上还有那些正政权合法性被肆虐的腐败侵蚀的政府本质都极其相似。

随着卡扎菲的彻底倒台,中国对利比亚前政权和现政权也不得不明确表态。中国外交部表态:“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当前,利比亚的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我们希望利尽快开启包容性政治过渡进程,维护民族团结与国家统一,尽快实现社会稳定,并开展经济重建,使人民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出来澄清“卡扎菲不是中国的朋友”是不是多此一举了?在利比亚内战的整个过程中,中国官媒关于利比亚的报道,几乎找不到谴责卡扎菲屠杀民众的报道,更没有对利比亚反对派表示支持的只言片语。就算划清界线,当前在利比亚行使权力的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也不会忘记中国是五个常任理事国中最后一个承认利比亚反对派的政权地位的大国。

是谁结束了卡扎菲的生命

卡扎菲生前总是认为自己是深受利比亚人民爱戴的“大救星”,是“利比亚人民的父亲”,然而,卡扎菲死后惨不忍睹的尸体却被“爱戴他的人民”参观,人民对他死亡的纪念方式不是全国哀悼,而是广场狂欢。这与仅仅两年前在的黎波里的绿色广场上庆祝卡扎菲执政四十周年的时候,几十万利比亚人为其大唱颂歌,广场上悬挂着伟大领袖卡扎菲的巨幅画像和醒目的标语:“利比亚是天堂,我们将以血肉和心灵永远保护我们的领袖!”的场面是怎样一种鲜明的对比!

那些毫无保留坚守“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的人会愤愤不平地认为:卡扎菲的垮台完全是西方直接干预的结果。北约的轰炸,对卡扎菲资产和投资的冻结,帮助利比亚反对派,西方国家的这些措施无疑都加速并导致了卡扎菲政权的瓦解。但是,当今世界已非殖民时代,如果不是卡扎菲的统治不得民心,如果不是利比亚的反对派那么坚决要求推翻卡扎菲政权,西方的干涉如何进行?就算外部势力再强大,谁能想象这样的外部势力能够让已经实现了政权和平交替的国家,如西欧民主国家的反对派,通过革命的方式夺取政权?

宋鲁郑先生在《展望后卡扎菲时代》认为卡扎菲今天的下场完全是因为他2003年放弃拥有核武器的下场。“卡扎菲的教训和毫无人道可言的结局,将迫使其他反对西方的‘专制’国家在坚定绝不妥协的立场的同时,全力谋求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个后果,恐怕是西方在发动利比亚战争之前所没有想到的。从这个角度讲,后卡扎菲时代,整个世界将变的更不安全。”这种结论经过仔细推敲了吗?卡扎菲发展核武器,国内就没有反对派了?社会就稳定了?国内矛盾就顺利解决了?作者不要忘了,西方国家干预只是一种外部力量的介入,卡扎菲政权走向不归路其实是自己酿成的苦果。没有西方的军事介入,卡扎菲现在可能仍是利比亚的合法统治者,利比亚人民的革命运动仍将在黑暗中徘徊。但无论如何,西方的作用都是外在的,利比亚人民反抗专制独裁统治的革命烈火,才是胜利的内因。正如《学习时报》一片文章所说的“利比亚政治的走向,从根本上并不取决于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之间的军事比拼,也不取决于西方国家对利比亚的强力干预,而是取决于利比亚国内人民的选择,相比利比亚民心所向,任何政治力量都是虚弱和苍白无力的。”也许是多虑,笔者从宋鲁郑先生的文章看到一种不好的倾向,他似乎在号召伊朗、朝鲜这样的国家不顾一切发展核武器与西方对抗。试问,这样就能天下太平了?

由于独裁专制违反人性、背离人心,不管表面多么华丽,不管统治者如何粉饰太平,如何开动宣传机器营造人民“热爱”他们的盛世假象,覆灭的命运无法避免,且说来就来。笔者赞同储成仿网友的观点——卡扎菲的死纯属自杀:对政治犯的残酷屠杀,对示威游行反对派的无情射杀,在穷途末路时拒绝接受投降都是卡扎菲自己的选择。独裁者在独裁的过程中实际上从一开始就为自己选择了结局,后来的倒行逆施行为只不过加速了结局的到来而已。

    最坏的选择也许能得出最不坏的结果

卡扎菲今天“被革命”的结局,对他和他的家族来说无疑是悲剧,甚至可以说是“惨剧”。“卡扎菲的死,意味着结束了‘阿拉伯之春’ 中最为血腥的一幕 。”事实上,如果是民众被迫以革命的方式推翻专制统治时,双方之间残酷的斗争和血腥的场景又何止是这一幕!只不过卡扎菲的被枪杀的照片被无限曝光和传播而已。在“革命”激情的刺激下,仇恨与杀戮,冲突与动乱不可避免。然而,所有的利比亚人民又何尝不是?被屠杀的平民,死伤于战争中的无辜百姓,无数被战争破坏的家庭,他们付出的生命代价并不比卡扎菲少。然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又是谁呢?

利比亚人民应该为了维持表面的稳定而对专制政权逆来顺受,对贪污腐败、社会不公无动于衷吗?还是卡扎菲作为一个执政者逆潮流而动,反天命而为的必然结果?当专制者不愿自动放弃政权,同时又拒绝改革的时候,革命是最坏的结果,同时也是不得已的选择。如果卡扎菲没有镇压抗议者,利比亚军队没有助纣为虐,利比亚向民主的过渡将在和平中完成。但这只能是如果,历史的车轮不可能倒回,利比亚人民已经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结束了卡扎菲政权。没有人渴望暴力,更没有人愿意流血,也许在矛盾积聚的过程中,一切都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着。虽然不清楚卡扎菲在临死前是否曾经喊过“不要开枪”,但我们可以猜测他是否曾经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新华社的记者曾经判断说:“即使卡扎菲政权倒台了,但是卡扎菲的残余势力依然存在,这种存在甚至是几年,几十年,上百年,而只要这种势力存在,战争就会存在,北约军事力量就会继续存在,因此,利比亚就永远得不到安定,爆炸死伤永远存在”;“没有卡扎菲时代,利比亚人民的生活会更加艰难不安,战争死伤饥饿贫困将伴随着利比亚,而且这种伴随,不知道到何年何月才能结束”。但目前的状况是北约已经决定撤出利比亚,至于利比亚人民的生活最坏的莫过于另一个独裁者上台,何况这只是一种可能性。也许,它能够幸运地通过革命吸取教训,然后实现转型呢?

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副主席10月23日在班加西举行的庆祝仪式上宣布:“利比亚全国解放。”然而,如何实现持久的民主?如何组织投票选举官员?新成立的国家应该如何发展?如何处理派系间的利益冲突?利比亚的新生政权和人民实现民主的道路仍然遍布荆棘,充满艰辛。利比亚不可能一夜之间实现民主,但是如果没有革命,可能利比亚的历史也不会翻开新的一页。正如位于华盛顿的智库欧亚集团研究部主任戈登所言:“暴君之死虽然并不意味着利比亚原已存在的问题将迎刃而解,不过倒也提供了一个历史机遇,让新政府可以放手朝着民众所盼望的方向去做。新政府必须试图消弭原来导致国家严重分化的鸿沟,努力在政治与经济上为民众提供希望与机会,并维持国家的稳定。尽管路途遥远曲折,但这是一条希望之路。”

还是不要革命的好,革命会流血。我们是没有办法。”对利比亚人民来说,革命也是一种被迫的选择。革命本身可能是最坏的结果,但对于像卡扎菲这样从来没有考虑过走下政治舞台的独裁者来说,革命是带来希望的唯一选择,利比亚人民现在获得了建立民主国家的机会。革命的方式伴随着流血和暴力,革命之后也许不能马上实现所有革命的目标和理想。但我们不能因此否认利比亚人民已经成功地结束了卡扎菲的独裁统治,在这一阶段他们无疑是最后的胜利者。未来利比亚的局势如何发展,取决于利比亚人民的努力。不过利比亚人民推翻独裁者的阶段性胜利已经实践证明了人民追求民主的进步性与独裁者逆历史潮流而动必然失败的规律。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