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有西 > 任东来:司法大案如何影响美国宪政

任东来:司法大案如何影响美国宪政

任东来:司法大案如何影响美国宪政

发布时间:2012-07-21 17:11 作者:任东来

 
文章来源:《共识网》
 
 
 
 


  任东来:江苏宜兴人,1961年生于吉林长春。国内第一位美国历史研究方向的博士学位获得者。1988年7月开始执教于南京大学-霍普金斯大学中美文化研究中心。1999年获得南京大学首届华英文化教育基金会出国访问进修奖。2002年起担任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副理事长,2003年起担任南京大学世界史专业博士生指导教师。1992年以来,任东来以高级访问学者或客座研究员身份先后前往美国、挪威、意大利和香港的大学和研究机构访问、研究。

 
 
 
任东来:感谢周总的邀请。世纪之交,我在华盛顿国际问题高级研究院(SAIS)做过一个学期的研究,考察了不少所谓"智库",发现自己原来的一些看法是似是而非。比如说美国中国问题专家对政府对华政策有很大影响。实际上,这个影响很有限,而且基本上都是间接的。其影响更多是通过身份的转化,同行的交流来完成。所谓的中国问题专家,今天是大学教授或者智库研究员,明天可能是中央情报局或者是美国国防部或者是国务院的情报和政策分析官员。其余的情报政策人员因为师承关系,也与学界和智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通过这个联系,互通一些关于中国的信息。正是通过这样一个学界、智库和政府分析员的非正式共同体,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间接地影响到美国政府的一些观念和决策。所以,学者要想影响政府政策,不大可能出现中国传统中那种军师式的模式。相反,在现代社会中,学者与政府的关系,经常是像美国政论大家李普曼所云,学者想影响政府,其结果是政府控制学者。所有想直接地贡献于政府、贡献于政治,为政府出谋画策的学者最后结果是政府决定了他,而不是他影响了政府。所以,我觉得我们这种各界人士的交流形式非常好,或许可以用这种间接的方式产生一些有意义的影响。


  我给大家看两张非常有意思的照片,正好和今天座谈的题目有点关系。这是前天,星期四,美国最高法院的门口,晨曦初现,但已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他们等什么呢?看第二张照片,九点的时候,最高法院对国会通过的《医改法》做出了有利于奥巴马的判决。一拿到判决书,新闻记者的敬业精神撒腿就跑,去自己媒体的直播点传递这个判决结果。当时聚集了上千人,一些人为这判决欢呼雀跃,一些人则忿忿不平。就这样,奥巴马呕心沥血搞成的医改法,最终命运是由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或者更确切地说,由于是5比4的判决,是由一位大法官的投票决定的。由此可以窥见最高法院的权力之大,权威之高。


  我们知道,美国医疗和医学全世界第一,但医保的覆盖面却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民主党政府一直想改变这个局面。1990年代,克林顿政府时,由他他太太希拉里掌舵,搞了一个医改法,克林顿搭上了自己重大的政治资产,游说国会,但最后还是没有能通过。奥巴马上台后,继续克林顿的未竟事业,尽了最大努力说服议员通过了新版的医改法,人称奥巴马医改法。当时国会当中所有的共和党人全部投反对票。可见,在这个问题上两党立场截然相反。该法被认为他执政四年来最大的立法成就。奥巴马医改法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强制保险条款,类似我们的"交强险",不参险,就罚款。


  为什么奥巴马要这样做?美国一百年来,从老罗斯福总统到现在,一些进步派美国总统一直追求美国人的全民医疗保健。美国这个国家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的医疗保健费按人均来说全世界最高,可是它的涵盖面在发达国家中又是最低。一方面花了巨额的钱,但是面很窄,奥巴马下决心要把美国这个现状改过来,所以他就提出了,你必须在你的收入当中拿出一部分来交医保,当然政府要配套、老板要配套。但是,如果不交怎么办?不交就罚款。但问题是,政府又没有权力强迫公民买保险,不交费就罚款这个做法是否合乎宪法就变成一个问题。就在两年前奥巴马在医改法签字的当天,佛罗里达等几个相对比较穷的、共和党控制的州就把奥巴马的医改法告上了联邦法院,说美国宪法当中没有赋予联邦政府有权力做这件事情。结果,有26个州跟佛罗里达站在一起,告联邦政府。美国50个州,26个州都反对这个做法。这种地方政府跟中央政府干上的事情,在中央制国家中是不可想象的,但在联邦制的美国却习以为常。


  这种争执分歧的最终仲裁者是最高法院。双方的律师要在法庭上公开辩论。在建国初期,美国最高法院的这种法庭辩论可以辩上五六天,现在案件越来越多,时间越来越紧,一个案件就一个小时,辩方、控方各半个小时。但奥巴马医改法如此重要,最高法院破例允许律师辩了三个上午,六个小时,可见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现在意见书出来了,近200页,一些记者开始也没看明白。当时,奥巴马同时盯着四个不同的广播电视台,看到CNN和福克斯的报告之后,他就傻眼了,CNN和福克斯都说最高法院否决了奥巴马的医改法。奥巴马极度沮丧,这时候他的法律顾问说且慢,他们可能报错了,因为他们也拿到了意见书,果然是报错了。最高法院的判决书,整体上肯定了医改法强制保险条款合乎宪法,但是不是根据国会与总统所理解的宪法。国会与总统的理解是,根据美国宪法授予联邦政府管理州际贸易的权力制定本法律。大家看美国宪法,关于联邦政府权限与权力的条款,一一列举,一共就十几条,诸如铸币、建立军队、征收关税等等。除了这些权限以外的权力全部归人民和各州保留。所以,从宪法条款来说,美国联邦政府权力非常有限,或许是目前世界上权力最少的一个政府。

(未完,接下页)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