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有西 > 公共权力家丁化是中国最大危险

公共权力家丁化是中国最大危险

汉家失权柄,董卓乱纲常。

谷开来案审判,揭开了中国当前政治权力中非常可怕的一面:纲常已乱。

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一个女性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为了保护自己的丈夫和家族的一些丑闻不被暴露,铤而走险,投毒杀人,本没有什么意外。

谷案的意外和远离常规在于,这个杀人案从杀人预谋、杀人毒药的获得、运送、设计杀人方案、被害人从北京骗到重庆杀人现场、实施杀人行为、杀人后用警察权设计假情节、假笔录、假勘验进行掩盖,都是运用国家公权、将国家权力家丁化而进行的。整个国家机器成了他的家奴。而且这次调动的不是一个人,一次行为,而是涉及到一个省级警察机构、警卫机构中的一批实权人物,获取毒品是通过党政机关的主要人物。也就是说,这种杀人犯罪事实,是直接运用公共权力进行、完成、并试图掩盖的。

这种行为,只有在封建割据时代的诸候王的藩国里,才能够发生。

请看新华社报道的有限的庭审中国披露的犯罪事实,2012年08月09报道:《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等包庇薄谷开来被公诉》:

2012年8月9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人薄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于2012年7月26日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被害人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已威胁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决意将其杀死,遂安排重庆市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同案被告人张晓军邀约并陪同尼尔·伍德从北京到重庆。2011年11月13日晚,薄谷开来到尼尔·伍德所住的重庆市南山丽景度假酒店16栋1605室与其饮酒、喝茶,趁尼尔·伍德醉酒呕吐后要喝水之机,将事先准备并交给张晓军携带的毒药倒入尼尔·伍德口中,致尼尔·伍德死亡。本案是共同犯罪,薄谷开来是主犯,张晓军是从犯。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8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2012年7月30日,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总队长李阳、重庆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总队原总队长兼渝北区公安分局原局长王鹏飞、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原常务副局长王智因涉嫌在办理尼尔·伍德死亡案件中包庇薄谷开来,使其不被刑事追究,被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以徇私枉法罪提起公诉,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8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

8月9日下午15时10分许,庭审即将结束,薄谷开来在作最后陈述说:对起诉书指控的案件事实我表示接受。这个案子像一块巨石一样压了我半年多,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噩梦一场。去年11月的那几天,当我确知儿子危在旦夕的时候,我的精神的确是崩溃了。一个悲剧因为我而发生,不仅对尼尔,而且延伸到几个家庭。这个案子的发生给党和国家带来了很大损失,我应当承担责任,我将永远难以心安。感谢办案人员对我的人道主义关怀,我向法庭郑重表示,为了维护法律尊严,我愿接受并坦然面对任何判决,我也期待法庭公平公正的判决。

张晓军最后陈述说,我对我的行为表示认罪,在此向受害人家属说声对不起。希望法庭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真的知道错了。

网友999在我的陈有西学术网上评论说:谷开来杀人案真正符合黑社会组织特征,是真正的黑社会行为。

1、涉案当事人除去薄谷开来以外,王立军、重庆公安局四个高级警务领导人、张晓军全部是在编在职国家公职人员。

2、薄谷开来是裹挟公权力公开杀人。

A:薄谷开来与公安局长曾经谋划以贩毒拒捕名义设置假现场击毙尼尔.伍德;

B:薄谷开来与在职公职人员张晓军帮助下毒死尼尔.伍德,

C:事后(于死亡报案前)直接告知公安局长已经毒死尼尔.伍德(既让能报告王立军,能否告知薄熙来可想而知)。这样公开杀人不仅是明目张胆且组织有序尤其是是依仗调动公权力。

3、薄谷开来杀人不是私人个体行为而是利用公权力组织行为:

A:毒药的来源获取获取渠道不是个人行为;

B:同案张晓军是在编在职国家公职人员;

C:杀人后亲自直接告知案发地公安局长,公安局长又报告了市委书记,市委书记一气之下将其免职;组织人员销赃并残酷追害尼尔伍德原办案人员,一警察被毒打酷刑至死。

这些都说明这个杀人行为不是单纯的个人行为。符合黑社会组织特征,是真正的重庆黑社会老大家族行为。

这位网友的分析是振聋发聩的。他指出了中国公共权力被专制异化的事实,这是当前中国一切乱象的真正根源。公共权力已经被切割、割据、家族化、私有化,用来保护既得利益集团了。

谷开来案完全可以解读重庆打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多的冤假错案。可以解读这个地方的检察院、法院为什么这样害怕王立军和警察的淫威。因为权力的家丁化,一个没有职务的夫人都能够这样指挥全市的警察机器和党政领导,作为政治局委员的市委书记薄熙来,还有什么做不了的?要唱红就唱红,要打黑就打黑,要用钱就用钱,要舆论就控制和收买,没有一条做不到,一路畅行无阻。警察权受制于个人专权,警察权又通过无数的“专案组”控制检察院、法院、司法局,控制检察院起诉,控制法院强判,控制司法局压制和迫害律师,通过宣传部强迫人民唱红歌,封锁和控制网络,劳动教养网上发言的人,通过公安局不经审判直接没收拍卖民企的一千多亿财产,再用这些财产拿出一部分搞市政建设、帮助弱势群众收买民心,这个太上皇就可以实现他的所有欲望,包括“民望”。而被奴役被卖了的草民,至今还会对他山呼万岁。怀念他,希望他回来拯救他们。

为什么重庆的检察机关不能坚持原则把住错案关,把那么多错案、冤案诉上法庭?

为什么重庆的三级法院能够闭着眼睛错判出那么多冤案?而没有一点反抗?

为什么那么些科班出身的、受过良好法学基础教育的公诉人、审判员,会闭着眼睛、不顾事实和法律,贯彻薄熙来、王立军的旨意,而办出错案毫不脸红?
为什么重庆的律师,在这样荒唐的审判中,不能发出真正的声音?

为什么重庆的舆论,在王奔薄倒之前,会这样欺骗人民,一片莺歌燕舞,直到现在,人民才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重庆还发生了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一切皆因权力私化。专制独裁之下,所有的司法制衡、舆论监督、党内监督、人民监督,都已经被摧毁了。只有家天下和君天下。

不只重庆。以权压法的案件,重大的久拖不决的冤案,没有一件不是个人权力破坏法律原则的阴影在起作用。北海案如此,贵阳小河案如此,黑龙江伊春的光明集团案如此,湖北荆州的天颐案如此、近期网上不断曝光的一些以权压法的冤案莫不如此。

是什么样的机制,让掌握一点地方权力的人的家属,能够直接调动这样多的公共权力?谷开来在重庆并没有任何职务。她只是一个夫人。

是什么样的机制,能够让他们将杀人的事实直接告诉警察,并要求警卫参加杀人、警察保护包庇杀人、而警察果然坚决实施,并直接帮助包庇杀人?相反去迫害坚持基本良知、要真正侦查的警察?这是一个如何可怕的现实?

一切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公共权力已经异化,已经被专制权力窃据。国家公器、国家资源,已经变成权欲薰心、利令智昏者的私人工具。公共权力已经家丁化。

这个过程是如何完成的?我们下一步能不能纠正这种现象?这是个人原因,还是整个制度的惯性?

这些才是我们要真正思考的。否则,政权失去民心是必然的。而其结束的日期也就不会太远。(8月11日)

推荐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