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陈有西按]俄罗斯总统很清醒,而且他能够直接说出来。其实这是普通人都明白的道理。中国的一个税官岗位,一个警察岗位,一个工商岗位,一公告,应考的往往上千。真有这样高的失业率吗?不是。有的岗位报考人数是零。

    我帮助梅先生加点中国式解释。争当公务员,除了为了快速腐败致富,在中国主要还有如下好处:一、可以不受权贵欺负;二、可以自任权贵欺负别人;三、可以娶到或者玩到漂亮女人和帅哥;四、可以为一个家族担当,当顶梁柱,光宗耀祖,保护家族不被欺凌;五、可以找到质量好的结婚对象,组建质量好的家庭,子女有公务医保,让父母放心;六、可以分到房子,虽然中国早就说停止公务员福利分房了,那是说给百姓听的;七、可以自我感受良好,同学朋友圈走出去,活得有面子。

     其实,中国每年上百万大学生入党,动机也可以这样解读,是迈入官员这个垄断圏的第一个敲门砖,道理一样。

     中国公务员就是官。哪怕是乡镇一级的,村一级的,两个人的社会,也可以一人管制一人,一人吃另一人。中国这个官,算到乡一级,据称数字已经是5000多万。这些人都要吃税、吃费、吃捐、吃贪、吃贿。

    因此从邓小平开始,到朱镕基,“精兵简政”、行政改革一直是高调戏。但是这个臃肿的胖子,回胖的速度比减肥不知快上多少倍,因为不是民选的、民定的,而是当官的老爸定的。你的儿子可以进,可以提拨,我的儿子为什么不能进、不能用?于是你的儿子给我当秘书,我的儿子给你当助手,大家互相培养,完成培养台阶,一年半年提一级,好种子十几年基本上可以到部长、厅长。红色江山给自己子孙总放心些。

    因此到胡温时代,干脆绝望了,“精兵简政”提也不提了。禁止建豪华“楼堂馆所”也不提了。大家花吧。再拿出一点钱维稳就是,谁骂,谁不给钱,维稳他。然后再洋洋盈耳,唱红歌报喜讯,春晚奥运一定要用热烈的色调,电视可以把喜悦复制到每一个家庭里面,娱乐他,迷糊他。钱哪里来?可以加重征税、加重收费、加重“社保”、可以卖地,可以印发新币,可以靠通胀把百姓积蓄捞走。官民之间,吃得过甚,吃无可吃,于是社会矛盾总暴发,越维越不稳。

    梅德韦杰夫,一个老外说自己,不幸把中国的总病根也说出来了。毕竟我们学了人家90年,血脉是相连的。

 

 

俄总统:青年争当公务员说明腐败很严重

2011年07月16日04:18  

  本报讯 据俄罗斯媒体14日报道,俄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认为,官员职业在俄罗斯青年中受欢迎说明腐败水平很高。

  梅德韦杰夫在接见来自奔萨州的企业家时指出:“青年想当官的现象让我很担心,这并非因为我和官员的关系不好,相反,这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项有益的工作。”

  原因是“可快速致富”

  他继续说道:“但当青年坚定不移地选择公务员这条道路时,有一系列问题:这是个有名望的职业吗?不是很有名望。付的薪水多吗?付的不多。”“这意味着,他们选择这条道路是因为这是快速致富的方法。”梅德韦杰夫解释道。

  “也就是说,青年在这方面看到了可以不费力气快速取得成功的榜样。”他指出,“他们的想法是,(年轻人)走上基层岗位,受贿几次,然后就可以睡安稳觉,开展自己的业务。尽管,通常,这种情况永远都没有到头的一天,而是伴随一生的情况。”(中新)

  新闻链接

  俄政府机关“臃肿” 梅氏要裁两成公务员

  本报讯 今年1月3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曾签署一项关于优化联邦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数量的命令,称联邦政府将在今后3年内削减20%的公务员,并严格控制政府机构的人员增长。这是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联邦政府第一次大规模裁减公务员。

  历任领导人曾试图裁员

  有报道称,俄罗斯自苏联时期以来形成了官僚腐败、低效的风气;政府机关公务人员数量庞大,且人际关系极其复杂。从苏联时期的勃列日涅夫到现代俄罗斯的普京都曾一度尝试裁员,但公务员却越裁越多,政府机关仍旧“臃肿”。

  根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0年中期包括立法、执行和司法机关在内的俄国家公务员数量超过了60万人。

  面对仍旧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梅德韦杰夫曾强调:“削减官员数量,对于国家的发展非常有益。为实现这一目标,必须采取刚性措施。指望官员们自己走人是不可能的。这无疑是一项很残酷的举措,但有助于解决一系列问题。”

  当时有分析人士指出,除了金融危机背景下的财政问题,裁员计划实际上是俄罗斯政府又一次尝试改变现有的机构臃肿状态,打击官僚之风,从而进一步提高联邦政府各机构工作的效率。

  事实上,去年的这个大规模政府裁员计划被宣布之后,虽然俄罗斯社会各界仍有怀疑的声音出现,但是大部分人对政府此举表示了欢迎和信心。(宗禾)

    

话题:



0

推荐

陈有西

陈有西

710篇文章 1次访问 9年前更新

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一级律师,兼职法学教授。杭州市律师协会副会长,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导师、浙江工商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导师、警察学院兼职教授。浙江大学中文系77级本科毕业,北京大学法律系高级法官(研究生)班结业。现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人权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委员会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宣传联络委员会委员,浙江省公安厅法律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学会个人会员,法律文书委员会理事。曾在浙江省公安厅、省委政法委、浙江省高级法院任职。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