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有西 > 亦忱:陈有西印象

亦忱:陈有西印象


 

陈有西与本文作者合影  京衡研究室副主任  丁易摄

2012/5/29 0:12:0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亦忱新浪个人认证 陈有西印象:http://t.cn/zOdcz3G 或此处链接:http://t.cn/zOdcz3q 恭请@杨学林律师 @丁易先生 指教。希望@陈有西 兄台能在“陈有西学术网”上转载。

陈有西印象

文/亦忱


 

陈有西极富沧桑感的近照   亦忱搜自网络

 

    陈有西,浙江宁海人氏,1955年生人,在五男二女兄弟姐妹中,排行居首。乃位于宁海大梁山脚下南溪村2000余陈姓族人中,于文革结束之后的1977年,中国大学重新开科高考取士之后,该村第一位红榜高中杭州大学(现浙江大学)的大学生。

   前些日子,老朽浪迹天涯途中假道杭城,与出差渝州折返杭州的有西相约,前去城内中心地带黄龙世纪广场C座京衡集团总部,拜见了这位一直心怀敬意,仰慕多时的中国律师界有着诸多传奇故事可圈可点的本家兄台。

   恕老朽直言,那天乍见有西,他的形貌给我的感觉,与此前拜读他撰写的那些文采斐然、议论精当、说理充分、谈法透彻的时文和案牍,大不同于先入为主的想象。但见他面容比实际年龄苍老,身材亦不似想象的高大。尽管他在随后的叙谈中,如早先想象的一样谈吐不俗,出口成章,神采熠熠,可在仔细端详之下,感觉他华发早生且稀疏如许,脸上也过早布满皱纹,给人以饱经沧桑的况味,全然不像未到花甲之年的功成名就达人,而应有或该有的形象。以致自己在走神之下,仿佛是在拜见一位上世纪80年代初,在西北边陲流放多年,历经诸多磨难刚落实政策返城的老九。顿而令人产生百闻不如一见之感:可想其日夜操劳,殚精竭虑,精力透支,乃至连同早年传奇般的困苦履历,似乎全部写在了这位奇崛之士的脸庞和额头。

    鉴于有西并不是那种将精妙的思想和独门技艺藏之名山,故弄玄虚以留待后人研习的自命清高式大儒,而是经常把自己对时局的观感和对法治现状的看法和理念行诸文字,并经常在自办的“陈有西学术网”上大力传播的经世致用型学者兼律师。下面,老朽也就出于私心而藏拙,免谈有西如日中天的学术成就及办过的成功案例,而只拿他一些此前不为人知的故实和轶闻,权作自以为是的谈资。

    由此,希望诸位网友能真切理解,为何在这位来自偏远乡村的读书人身上,会具有极为难得的士大夫气概,会拥有深厚的文化底蕴,会保有令人感佩的捍卫法治社会公平与正义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那天,跟有西闲扯时,老朽一如刘姥姥进得大观园,入门便对京衡集团占据整整一层楼的时尚办公场所,及一流的办公条件赞不绝口。未料想,我的誉辞居然勾起了有西对早年贫困生活的记忆,他却并不接过话头,而是对我说了不少早年生活困顿的情景。其中,讲了一件令人鼻酸的往事,则令我感同身受:当年,他在浙江省高级法院当研究室副主任兼院长秘书时,虽然和依然供职于浙江省机关的夫人,双双都属于有不菲正当收入且品级不低的公务员,竟囊中羞涩拿不出为独生子跨区上小学的4000元入校费。

   在谈及此事之后,有西进而大发感慨道:“我一直有一种这样的理念,做官不要钱,要钱不当官。凡在中国为官者,不贪财应该是最基本的个人修为。若是官员想追逐财富,那就应该自觉地离开官场,用自己的才智来追求阳光下的正当收入。”

   后来,告别有西之后,在途中翻阅他编撰的《吴晋江山——宁海建县与大梁山羊祜殿》一书,终于理解了有西的行动逻辑和植根于乡村及家庭渊源的文化底蕴。

   原来,有西早年丧母,于25岁时失恃。其慈母名讳王美莲,在46岁就英年早逝。相信所有稍具中国文化修养的人,都知道《诗经·小雅·蓼莪》有句云:“无父何怙?无母何恃?”也会知道古人早有常言曰:有恃无恐。如今,对照有西的早年经历,似乎可以这样理解中国古人造句的本意:一位尚未成熟的年轻人,若母亲过早不在了,其人生也就失去了最强大的精神支柱和生存依凭,得独自面对风险莫测的人生之旅。

   近日,再详读《吴晋江山——宁海建县与大梁山羊祜殿》一书,揣摩了有西对祖籍南溪村后大梁山上的羊祜殿考据之后,始知宁海多位乡贤描述的有西早年出道前后的详细经历。至此,才深感有西的成功有着极为深厚的文化底蕴支撑。事实上,如果我们考察他自大学毕业的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从宁海基层踏入官场,一路走到官至省高级法院出任院长秘书,这近20年从政的经历,虽然不乏许多可圈可点的故事值得叙说,但他得以成就一番辉煌的事业,却是在他离开官场当律师这10多年中所发生的传奇。

   能不能这样说,有西早年的生存困顿和失恃之后的青春苦楚,才造就了他独立面对人生挑战的坚强性格,才成就了他卓尔不群的行事风格,从而,也才有他果敢告别官场,踏入风险和机会一样多的律师界,开始谱写他那独一无二精彩的人生华章。

   话说至此,似乎可以下这样的断语了:有西这位来自宁海大梁山脚下的寒门子弟,之所以能以一种刚直不阿,直言不讳,心直口快所形成的“三直”士大夫气概,践行“京华照物,衡平天理”的宏大法治理想,游刃有余地跋涉在当下中国布满雷区的法学实务领域,且经常敢言人所不敢言,敢做人所不敢做,尤其是在前年和去年因李庄案数度出庭仗义执言而名传遐迩,绝对不是因缘际会的投机取巧式的意气用事,而是恰如孟老夫子所言:“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以上信笔涂鸦,就是一位早已淡出中国官场,也在中国的法律界混了20余年的百无一用老朽,在拜访有西兄台跟他数度触膝畅谈,又继而拜读他领衔编撰的《吴晋江山——宁海建县与大梁山羊祜殿》一书之后,对这位人品贵重和性情卓越,昔日的寒门子弟,今日的法学锐人,而留下的强烈印象。

  最后,谨在京城遥致有西兄台真诚的期待:老朽虽然人微言轻,既无能又无才襄助兄台实现宏伟理想,但看好兄台今后为国家锻造法治社会的伟大功业,坚信兄台无论是为苍生维权,还是为民族造福,都会有光明的前途。

(2012/5/28于北京安定门外暂栖寓所)


 

附:陈有西与亦忱电邮往返两函

1.亦忱致陈有西

有西兄台:

      杭城一晤,感慨良多。近日研读《吴晋江山》,始知兄台一路走来,殊为不易,感同身受。为此,情不自禁,信笔涂鸦小文《陈有西印象》,以畅谈感想。望兄台理解。

      为避免小文中故实出现偏差,导致以讹传讹,在发布此文之前,特将小文呈兄台指正。若兄台不嫌此文粗鄙,能斧正之后,发布在自办的学术网上,则愚弟深感荣幸。

      另,尊母遗照请发来,并告知拟制作的规制和尺寸。我下月10号左右回景德镇后,定当精心制成瓷板像,以遥寄敬意以追思尊母的博大情怀。其余不备。

      顺祝

法祺!

                                                                      亦忱

                                                                   顿首于2012-5-28

    2.陈有西致亦忱

忱兄:

兄劳远到访,照应不周鉴谅。文有美意,其实难副。个别处有小改,家人烦事一直不想涉入。可以发表。世事艰难,静守远观,有些事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守也是一种境界。

人生很短,我确不甚珍惜自己,有各种原因。任意而行,留些鸿爪而已。有暇期兄再晤。

拜谢
                                       陈有西
                                 2012,5,28于淮南八公山。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