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有西 > 判王朝可以,法院请回答央视指出的证据漏洞

判王朝可以,法院请回答央视指出的证据漏洞

王朝再次被判十三年

 

 

 

河北王朝一起离奇的抢劫案——拿什么...

 

王朝抢劫案”重审

为何仍不能令人信服?

2011年09月10日 09:41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蔡方华

今日社评

 

没有人知道那个名叫王朝的年轻人究竟是否真的抢劫了,也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司法机关付出的代价能以何种方式挽回。真相或许还在路上,公正与正义也还是一种期待。

9月9日凌晨,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河北保定“王朝抢劫案”重审有了结果,保定市北市区法院判决公诉机关指控王朝犯有抢劫罪的罪名成立,判处王朝有期徒刑13年。这与王朝案在一审时的刑期相同。这就意味着,“王朝抢劫案”在受到公众强烈关注、并经过多次审判之后,仍然维持了最初的结论。

“王朝抢劫案”发生在2006年8月,之所以数年后被发回重审,与一位叫做李刚的“名人”有关。李刚之子李启铭驾车撞死大学生之后,身为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的李刚成了广受诟病的“公众人物”。于是,当一桩抢劫案的犯人指控李刚刑讯逼供制造假案时,自然引起了舆论的注意。在这样的背景下,河南省高院指出“王朝抢劫案”存在14个疑点,让这起本已定夺的罪案重新进入了审理程序。

“王朝抢劫案”存在诸多疑点,这在以往的新闻报道中已有过详细的讲述。法院在重审中对这些疑问有所澄清,但人们对判决的疑虑反而加深了,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比如说,公诉人承认此前审理中公诉方提供的证据存在36处“瑕疵”。这些有问题的证据虽然名之曰“瑕疵“,但谬误之严重,其实足以让整个案件处于极为可疑的境地。而就是在这些错误证据的基础上,法院曾经判决王朝有罪,其后的再审又犯了程序错误的问题。也就是说,此前公检法机关所做的一系列侦查审判工作,基本上都是用错误垒成的。这样一起诡异的抢劫案,重审竟然还能维持原先的判决,也算得上是不可思议了。

如果跳开技术细节,还可以看到更多的疑问。曾经有报道说,“王朝抢劫案”在前期审理过程中,主审法官本来持无罪的观点,并打算亲自核实有关证据,但就在这个过程中,主审法官突然换人了。这样的变动无关法律,似乎只与“观点”有关。那么,究竟是什么方面、依据什么样的动机对法官予以更换呢?这与法院在36处“瑕疵”上所做的两次判决又有什么关系?这不仅让人想到,案件背后或许有更复杂的因素。

而最重要的问题是,王朝在上诉中所提到的刑讯逼供问题,在重审中没有任何提及。刑讯逼供是此案引发公众关注的焦点,刑讯逼供是否存在,与该案审判的公正与否密切相关。侦办此案的公安机关如果确实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则不仅案件能否成立是个疑问,有关办案人员也应该受到法办。对这样一个利害攸关的问题,公诉机关的补充证据未有提及,法院重审也完全忽略。无论这种遮掩是出于何种考虑,它都必然会将重审置于一团迷雾之中。

还有一点需要提出的是,案件重审尚未赢得社会的信服,有关部门的自我表扬却已经开始,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公开透明成亮点”,“难能可贵的坦诚与透明”,“高度负责和严格公正”等,这些说法虽然经当地媒体传达出来,却让人感到有关部门急于表功的倾向。要知道,司法公信力来自于案件办理的质量,而不是其他。如果司法机关真的做到了严格执法、公正审判,为何在多年来的审理中都没有发现36处“瑕疵”,直到该案被李刚牵扯出来,才发现浑身都是毛病呢?自我反省和严格检视还没有深入,刑讯逼供问题还被搁置,就已经高调赞扬重审的质量,这反映的恰恰是司法不自信。

一桩再普通不过的刑事案子,却被搞得如此扑朔迷离、一波三折,个中缘由实在颇费思量。而在这种不乏离奇的过程中,不仅当事人的命运被完全改变,公众对法律的信心也在悄然流失。这样的代价,让“王朝抢劫案”在司法实践中显得有几分沉重。没有人知道那个名叫王朝的年轻人究竟是否真的抢劫了,也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司法机关付出的代价能以何种方式挽回。真相或许还在路上,公正与正义也还是一种期待。

 

“李刚被指逼供案”重审

疑犯再次获刑13年

 

2011年09月09日 02:2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字号:T|T
62621人参与1334条评论打印转发

                                

                                 图为王朝的母亲在法院门前替儿子鸣冤。中新社发曾来增摄

 

 

中新网石家庄9月9日电 河北省保定市北市区法院新浪官方微博刚刚发布的消息称,9日零点40分,备受媒体关注的河北“王朝抢劫案”在保定北市区法院的审理有了一审结果。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王朝再次获刑13年。

法院经再审审理查明:2006年8月11日上午8时许,王朝驾驶汽车从石家庄出发,11时32分到达保定市华电生活区。12时10分许,被害人陈英茹下班回家,王朝趁陈不备,将其推入屋内,使用胶带将陈嘴封住,手脚捆绑。在翻找财物过程中,王朝数次接听其母亲电话;并从餐厅酒架上取下REMY红酒一瓶(标有力娇酒中文字样),放置于卧室门口。王朝抢走陈家现金13000元,红色三星手机一部,金项链2条、黄金、翡翠等戒指4枚、XO酒一瓶。

14时30分许,王朝在京石高速公路石家庄新乐附近使用所抢手机接听邢世平打来的电话,邢世平催促王朝赶去处理交通事故。15时07分王朝到达石家庄桥西,与邢世平在桥西事故中队办理交通事故相关手续。期间,王朝将所抢手机送个朋友底某。底某将手机交旗子史某是可用。案发后该手机被追回并发还被害人。

法院认为,原审被告人王朝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威胁手段入室劫取他人财物,其行为已经构成抢劫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王朝系入户抢劫,且抢劫数额巨大,依法应予严惩。

法院认为,根据王朝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一)项、第(四)项、第五十五条之规定,判决:王朝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20000元。判决书将在五日内送达。

法院表示,如王朝不服本判决,客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北市区法院或者直接向保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河北媒体8日23时说,保定市北市区人民法院当日对被社会广泛关注的王朝抢劫案公开开庭审理,截至发稿时前,合议庭正在进行合议,尚未宣判。据报道,作为主审法院的保定市北市区法院专门在新浪网上注册了官方微博,适时发布有关信息,与网友互动。

“王朝抢劫案”于2007年5月由保定北市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同年12月经北市区人民法院审理认定王朝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20000元,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王朝不服,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原判。后经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审,发还北市区人民法院重审。此案因主角王朝自称遭李刚(河北大学校园车祸肇事者李启铭之父)“栽赃陷害”一度引发社会关注。

此前,公诉人对媒体表示,对“王朝案”重新开庭审理,体现了司法机关对法律的高度负责和严格公正、公开透明执法的决心。专程赶到保定旁听此案的河北省公安厅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省公安机关将认真反思该案在公安侦查办案环节存在的瑕疵,举一反三,认真汲取教训,提升公安机关执法规范化建设水平。(完)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