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有西 > 文章归档 > 2010年八月
2010年08月30日 17:15

(转载)江平-刑事被告得不到辩护社会就没有正义

(转载)中国律师制度能不能代表正义?

作者: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终身教授——江平  

中国律师制度能不能代表正义?我讲的是律师制度,而不是律师个人和整体。律师个人和整体也好,能不能代表正义,这是次要的,我讲的是律师制度。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半天,我有怀疑,或者说我得出了否定的结论。

人民怎么来看中国的律师制度?我想看律师制度能不能代表正义,恐怕不止是从民事案件,也不完全是从行政案件,更重要的是刑事案件。因为在中国,民事制度里面的当事人之间的公平,当事人之间的平等,应该是没有太大的问题。我们的律师在这方面的发展,也做得蛮有成绩。

刑事案件有一个问题,刑事被告是处于一个不自由的地......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6日 10:51

私分汶川募捐款案是真是假?

私分汶川募捐款案是真是假?

 

[陈有西按]关于本案说明如下:

1、我后天(8月27日)将同京衡律师集团湖州事务所副主任程福如律师一起,为本案第二被告沈梅英作无罪辩护。我们的决定是建立在充分掌握事实、证据的基础之上的。

2、本篇报导的情况是符合基本事实的。我接受了采访。但个别地方有误差。报导中说的一审辩护律师,不是我。是程福如律师。我是第二审受委托加入的。

3、不是我总进行无罪辩护,而是因为当事人碰到这类冤案才找我,我遇到的有问题的案件比较多。因此我的刑案中无罪辩护的比例比较高。

4、本案四个被告的八位律师,都将对贪污案件作无罪辩护。今天浙江省律协刑委会副主任徐宗新等两位资......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4日 11:26

杨伟中:韩寒没机会接触上层,陈文茜没兴趣接触底层

杨伟中:韩寒没机会接触上层,陈文茜没兴趣接触底层
台湾知识界是如何冲破真相控制的

(原题:铲除专制,光靠写写文章肯定不行)

——专访台湾新闻记者协会会长杨伟中

《南都周刊》8月号,石扉客

 杨伟中,1971年生人,曾任台湾自主劳工联盟执行长,关注全球化资讯中心召集人,台湾新新闻周刊采访主任,现任旺报主笔,台湾新闻记者协会会长。

这是台湾社会的一个“神人”。他出身国民党正统家庭,又深受左翼思潮影响,参加过著名的野百合运动,甚至为反对教育商业化参与街头抗争被当场拘捕,;他至今仍然是高中文凭,却两度考入台湾最牛的台大又两度肄业;他没做过一天记者,却空降台湾两份大报担任主笔......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2日 22:14

韩寒-心里暖洋洋,后背凉飕飕

[陈有西按]这篇文章是从韩寒博客中转的,本想改个题目:《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奉献精神》,结果还是不如韩寒的原题余味无穷。韩文的跟贴中,有一个网民留言:顶,不错,我希望以后能成为你一样的人。这位网友以为韩寒是在肯定这个大学生的做法。没有看明白韩寒题目中的后半句。这体现了韩的为文之深邃。多少年来,我们宣传集体主义,宣传奉献,忘记了一个人最基本的要遵循的东西。至最后,虚浮的东西成了社会上肯定的东西,人与人之间,都变得越来越冷酷。我想,这个学生的父母一定会劝他不要回家,中国90%的父母都会对孩子这样说。但是,我相信,如果这个孩子采束野花,去看看埋在泥浆下的七个亲人;如果他能够实然出现在父母面前轻轻地叫声妈,......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20日 11:02

陈有西:宝洁公司是否构成垄断?

陈有西:宝洁公司是否构成垄断?

答《时代周报》记者问

2010.8.17

采访人:《时代周报》记者   孙中元

陈有西: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 知识产权委员会委员

京衡律师集团主任  一级律师

[京衡律师网按]就宝洁公司是否构成垄断问题,《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了京衡律师集团陈有西律师。陈律师是国内最早研究竞争法的学者之一,1993年在最高法院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专著《反不正当竞争法律适用概论》,为国内第一本反不正当竞争法学专著。本访谈已经于19日在《时代周报》报道中部分发表,这里刊登的是全部访谈内容。

《时代周报》:根据中国的法律,宝洁公司的行为是否涉嫌垄断?我国现有法律是怎样规定的?

陈......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9日 14:03

斯伟江:国美比不上国资委美!

斯伟江:国美比不上国资委美!

[陈有西按]知识分子为什么让权贵们不耐看?因为他们会思考,会找历史,会找原因,会指出皇帝的新衣原来是没有穿衣。权贵们处理知识分子,一是灭了;二是收买;三是放逐;四是弃置;五是围剿;六是蛊惑民粹群起而攻之。斯伟江的脑袋里有不少东西,因此一直是关注的对象。回国一些月,沉寂了若干周,又开始说话。而且说得似乎更提升一个层次了。足见洋墨水不能多喝,越喝越不大好伺候。

国资委比国美美,这在中国是天经地义的。公有制是立国之本嘛。为什么当官已经是高危行业,考公务员仍成了年轻人的首选?为什么刑法针对国企高管的罪行那么多,对民企的少了那么多,“天下第一傻,国企第一把”,但仍然有那么多人愿意去当国企老总?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