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有西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七月
2010年07月27日 08:36

答陈瑞华教授:李庄案辩护失败吗?

“在谈及李庄的辩护问题时,陈教授感到失望。他认为,在二审期间,被告人已经当庭认罪,律师仍然按部就班的作无罪辩护,是律师的败笔。最正确的做法是申请法庭休庭,律师和被告人进行沟通,争取重新达成辩护共识,达不成共识的,可以考虑退出辩护,避免出现被告人和辩护律师就案件罪与非罪问题南辕北辙的尴尬。

“陈教授还透露,当时李庄亲属从北京聘请的律师辩护团队成员之一某大学教授(指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刘仁文教授)作为庭外辩护人,正在庭下忙着撰写二审无罪辩护词,听到李庄突然认罪,失望的立即起身买了机票返回北京,表现了这位律师的睿智。

李案辩护结......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1日 10:32

打错人打出的真相更令人深思

凤凰卫视播出湖北省委门口便衣警察打人事件时,问了两个问题:

1、厅级夫人(后已知身份仍未住手)都可以这样打,其他人是否会打得更厉害?

2、厅级夫人打错了要道歉,一般百姓是否打了白打?打伤活该?

这些问题其实都太一般化了。我想说的可能更应当让人深思:

1、公安在省委门口的正常执勤,不是处理刑事侦查事件,为什么要穿便衣?而且是“常备的便衣”?处理一般群众上访,至多是治安事件,要动用隐蔽斗争力量?警察执行公务应当穿警服,出示警官证,亮明身份,尤其在省委门口。这些公安警务条例规定哪里去了?

2、“打人者确为公安局便衣警察”,原来便衣警察就是为了打人而不显眼?行动方便?警察不穿警......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0日 11:13

中国司法乱象的底线在哪里?

[陈有西按]自从提出和谐司法的高论以来,中国的法院越来越不像法院了,他已经成了一个比民间调解组织还不如的机构。民间调解至少没有立案审查和执行交费。它的权威性,已经江河日下。中国的司法乱象,在这样的不懂国家司法功能的一些官员的主持下,其堕落的底线在哪里,已经无法预测。希望中央主政司法的高层人士能够真正看到问题,迅速改变这种新建国以来未有之乱像。

陕西国土厅败诉后判决法院判决无效
引发群体性械斗
 
2......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9日 14:09

【易中天】我们为什么不认错

【易中天】我们为什么不认错

[陈有西按]易中天是历史学教授,分析问题喜欢掉书袋引经据典。其实不认错的原因很简单,历史上有太多的老账,一认错把自己的基础给认没了。所以只有死不认错。当下政治道德如此,从政道德、学术道德、为人道德,自然唯此是瞻,等而下之。

我们为什么不认错

○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我们已经不肯认错,不敢认错,甚至不会认错。当然,也不会质疑,不会批评,不会辩护,不会道歉。

[候隽按]该文转自易中天博客,本博个人认为,该文与陈有西律师的《“总有一招能治你”是公权力的堕落》异曲同“根”——不认错。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我们已经不肯认错,不敢认错,甚至不会认错......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4日 15:45

“总有一招能治你”是公权力的堕落

《南都》这篇评论,写得非常好。这种中国公权力的道德沦丧和没有原则,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      一个人抓起来了,黑社会定性搞错了,就查故意伤害,没有故意伤害,就查赌博、涉黃,查寻衅滋事,查行贿贩毒,查非法经营。反正你不可以像圣婴般纯洁。我抓你不能抓错了。

一个官员已经关起来了,没有受贿,查查贪污,没有贪污查违纪,没有违纪查女人。反正不能让他白的进来白的出去。

一个企业要收拾他,没有偷税,查非法经营,没有非法经营,查他注册资本,没有虚假注册,查有无倒卖土地。反正今日中国可以对付企业的罪名有上百个。

一个案件搞错了,法院绝对不能直接判无罪释放,这样国家赔偿责任追究,一群吃公饷的都很......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3日 14:07

深入骨髓的悲哀

平其俊反复看自己的采访视频,结论是自己没有讲错话。

由于当时的紧张环境和即席谈话,潜意识的错误尚可原谅。而现在这样全国为其反思后,他还是这样想,则可以用“深入骨髓的悲哀”来形容了。

平其俊在央视说的话,确实一句也没有错。说省委书记省长重视抗洪有什么错?但是体现的一个中国官场已经麻木的潜规则中的大错误,他不能不明白:一事当先,千百万百姓的生死更值得关注,还是领导的形象、社会对领导的评价更值得关注?

六十年下来,我们对党员干部的这种所谓的“忠诚度”教育培养,以及其已经产生的恶果,真的是够让人反思了。我们共产党是靠“向下负责”依靠群众得到政权的,不是靠“向上负责”忠于国民政府才得到......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2日 11:34

尹家称要举债状告五粮液

    上海《东方早报》记者 宦艳红  

为了争夺16口“尹长发升”明代酿酒窖池的所有权,尹孝功和自己的兄弟姐妹商量后,决定不惜举债来凑齐诉讼费,将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五粮液,000858)起诉至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四川高院)。 

在6月30日向四川高院递送民事、行政两案起诉书后,尹孝功和其律师陈有西于上周五应立案受理法院邀请,前往成都就此案进行沟通。据陈有西说,四川高院对该案“高度重视”,并向宜宾中级法院和有关方面了解了相关情况;但四川高院称,该院的民事受理级别管辖为标的1亿元以上,另外行政案由高院一审也无先例。 

陈有西表示,签于......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8日 11:34

家乡的回忆

家乡的回忆
 
 
 
 
 
家乡的回忆
 
陈有西
 
《宁海文坛》创刊号
2010年6月号
 
 

这个题目,好象是有名人写过的。人到了要这样命题为文时,大概都是七老八十行将迟暮了。我自认为还不到这时光,还有好多事没做,所以一直忌讳写这样的文字。宁海要恢复出刊《宁海文坛》,方根约我写篇如何在宁海成长的文字。有没有“成长”尚难说,但写写家乡往事,则......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5日 13:44

就五粮液古窖之争答记者问

陈有西

曾鸣: 陈律师,您好,我是潇湘晨报深度报道部的记者曾鸣。关于五粮液16口古窖所有权纠纷这个事情,我想请您以您的专业和学养,谈些看法。我看到你接受中青报采访谈了五粮液古窖权益问题,你会出场受理这个案件吗?

陈有西:我目前还没有正式受理这个案件。其他的有经验的律师在帮助尹家。尹家很早就找了我,提供了详细的历史资料要求我进行一些法律分析。对全案的事实和法律我已经进行了研究,因此情况比较了解。中青报和南都的记者知道了这个事,采访了我,我初步谈了看法。但这是个大案,如果卷入会很复杂,会牵涉很多的精力。中国的事情,好多也不是只有法庭解决一条路,有时协商谈判、政府调处会更好些,也符合当前“和谐司......

阅读全文>>